【嚴道醫聲網】結構大咖訪談 華西醫院陳茂教授


【嚴道醫聲網】結構大咖訪談 華西醫院陳茂教授
從HighLife看經導管二尖瓣介入置換的現狀、挑戰及展望

 

2021年2月1日,沛嘉在過去的二十年裡,結構性心臟病發展迅速。尤其是針對二尖瓣反流的患者,如何提高其生存率和生活品質是世界心臟介入醫生亟待解決的問題。目前,臨床醫生和工程師們已經開發出多種術式和器械來治療二尖瓣關閉不全,並且得到了循證醫學的驗證。不遠的將來,更多基於二尖瓣反流修復和置換的器械將會進入中國,讓我國二尖瓣疾病患者的病情得到顯著改善。

二尖瓣反流是一種什麼樣的疾病?危害是怎樣的?中國的患者有多少?存在哪些未被滿足的臨床治療需求?

二尖瓣反流是最常見的心臟瓣膜病。正常的二尖瓣結構由瓣環、瓣葉、腱索和乳頭肌組成。二尖瓣功能完整性要求二尖瓣瓣環大小合適,瓣葉結構完整,乳頭肌和腱索牽拉支撐體系結構和功能完整、心室形態及功能正常。這些因素任何一個異常都會導致二尖瓣反流。二尖瓣反流和左房擴大也是互為因果,進而引起包括房顫和其他相關併發症的風險。此外急性二尖瓣關閉不全時,左心房突然增加大量返流的血液,可使左心房和肺靜脈壓力急劇上升,引起急性肺水腫。

隨著中國老年化進程的加快,在中國65歲以上人口的比重從2000年的6.9%增長到了2018年的11.2%,預計到2035年將高達17.2%。彼時中國65歲以上人口將超過2.5億。根據流行病學調查我國二尖瓣反流患者發病率約為1.6%,按照13億人口計算患者人數約為1700萬。而心衰合併中重度二尖瓣反流發生率高達30%,其中重症二尖瓣反流保守治療死亡率高達57%,大多數功能性二葉瓣返流不適於外科瓣膜手術,而在需要進行外科手術的二尖瓣反流患者當中,有40%患者因為高齡、心功能差且合併多臟器功能不全而無法耐受外科手術。

二尖瓣介入器械研發,特別是二尖瓣介入置換,國外做了很多前沿探索,在產品設計方面面臨哪些挑戰?

目前臨床中針對二尖瓣反流主要以修復和置換為主。國際上在緣對緣縫合技術、瓣環成形/環縮技術、腱索置入技術、以及經導管置換技術都進行了相關的嘗試。治療策略的不同也對應著不同類型的產品,如雅培的MitraClip,愛德華科學的Pascal等屬於緣對緣縫合技術;Mitralign等屬於瓣環環縮技術;NeoChord等屬於腱索植入技術;還有就是經導管二尖瓣置換技術,市面上常見的有Tendyne,Intrepid瓣膜,國內從事經導管二尖瓣瓣膜治療的公司主要有啟明醫療、捍宇醫療、紐脈醫療、沛嘉醫療、微創醫療等等,有些公司的產品還處於比較早期階段。

對於經導管二尖瓣置換術,產品需要關注左室左房大小、瓣葉瓣環鈣化,乳頭肌腱索附著位置,後瓣及腱索結構功能,前後交界縫合位置以及瓣環周邊的毗鄰組織等結構。正是因為相對複雜的限制條件,導致臨床中尚無統一的二尖瓣置換的金標準和設計思路。在應對上述解剖限制的基礎上,還要兼顧瓣膜設計的支架花型、瓣葉附著、密封和錨定機制設計,入路和尺寸等方面的因素,給二尖瓣置換產品的設計帶來了非常大的挑戰。
您能介紹下法國HighLife公司二尖瓣瓣膜設計以及現在所處的階段?您對這款瓣膜有何初始看法?

HighLife是一款經導管二尖瓣置換人工瓣膜,根據其獨特設計可以匹配經房間隔入路途徑或者經心尖入路途徑進行置換。在瓣膜設計上具有自同軸、自我調整的特點,通過valve in ring策略進行瓣膜錨定,整個裝置看起來比較簡單,只用一個旋鈕就可以用來釋放瓣膜。不需要旋轉定位,也不需要考慮同軸性,而且該器械的自釋放環可以作為瓣膜釋放的一個著陸標記。所以我們通過X線透視和超聲心動圖可以明確瓣膜的位置。
2020年HighLife在澳大利亞、歐洲、美國相繼啟動了可行性研究。到目前為止的歐洲可行性臨床研究中,已經完成了13例中11例,據報導所有11例都處於預設的位置,並且在釋放後功能性良好,第一例患者已經有超過12個月的隨訪結果。美國的FDA初步可行性研究進展順利,部分中心已經開始患者篩選和入組。國際上相關領域的專家都在積極關注著這塊瓣膜的臨床研究進展和最新隨訪結果。
法國HighLife公司與中國的沛嘉醫療在二尖瓣置換領域的獨家技術轉讓合作對中國二尖瓣介入治療和中國患者可能意味著什麼?
HighLife產品是一個非常令人期待的產品,無論是經股靜脈入路還是經心尖入路完成二尖瓣置換都有其獨特的特點。沛嘉醫療與HighLife公司在大中華區的獨家合作,可以讓我國的二尖瓣介入技術第一時間與國際前沿接軌。同時這樣的合作也幫助國內的術者更好瞭解和掌握二尖瓣介入手術的操作技巧,對於技術的下沉和推廣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更重要的是,這樣的合作可以進一步加強國產醫療器械公司在產品研發端和臨床端的創新能力,為後面產品性能的反覆運算升級打下更加堅實的基礎。

您對國際二尖瓣介入治療領域在未來2年有何展望?

外科手術的經驗告訴我們,無論是修復技術還是置換技術在治療二尖瓣關閉不全疾病方面都是必要的。經導管二尖瓣修復和置換各有優缺點,但是究竟選擇何種策略,取決於患者個體的解剖情況,包括瓣環大小、心室大小、臨床狀態等。所以說二尖瓣的功能取決於其結構完整性,雖然不同類型的修復和置換裝置相繼推出,但是仍有其局限性。一個成熟的心臟中心一定要同時掌握二尖瓣修復和置換這兩種技術,才可能應對臨床中更加複雜的二尖瓣疾病患者。目前仍然缺乏大型的臨床研究證實多種治療策略或器械的長期安全性和有效性。但是相信隨著不同中心手術例數的積累,國產的器械反覆運算設計以及國際上多種技術各放異彩,二尖瓣介入治療領域很快會迎來一個百花齊放的時代。會有越來越多飽受二尖瓣疾病困擾的患者在技術的發展中獲益。

備註:HighLife目前在全球沒有正式商業植入,僅在歐美地區開展臨床研究。

專家簡介

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心內科

主任醫師、教授、博士、博士後、博士生導師

FCSC,FACC,FESC,中華醫學會心血管病分會常委,中國醫師協會心血管內科醫師分會常委,中華醫學會心血管病分會結構心臟病學組組長,中國醫師協會心血管內科醫師分會肺血管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中國醫療保健國際交流促進會心血管疾病預防與治療分會副主任委員,長城國際心臟病學組委員會縣域心血管醫師聯盟副理事長,四川省醫學會心血管病專委會前任及候任主任委員。PCR—CIT China Chengdu Valves會議、中國中西部心血管病會議執行主席,London Valves會議、Tokyo Valves會議聯合國際主席,ESC、PCR、TCT、CSI等會議的專家會員。

在European Heart Journal、Nature Review of Cardiology等國際頂級期刊上發表文章,現以第一作者或通訊作者發表SCI論文70餘篇,影響因數累計超過300分。獲得國家十三五、十二五、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等國家級、省部級科研專案多項。主刀完成我國西部地區第一例經導管主動脈瓣植入術(TAVR),TAVR完成例數居全國領先水準。

 

圖文信息請點擊微信公眾平台鏈接:
https://mp.weixin.qq.com/s/TRsQZ7WLh03whLcyP4qeGw

【嚴道醫聲網】結構大咖訪談 華西醫院陳茂教授
從HighLife看經導管二尖瓣介入置換的現狀、挑戰及展望

 

2021年2月1日,沛嘉在過去的二十年裡,結構性心臟病發展迅速。尤其是針對二尖瓣反流的患者,如何提高其生存率和生活品質是世界心臟介入醫生亟待解決的問題。目前,臨床醫生和工程師們已經開發出多種術式和器械來治療二尖瓣關閉不全,並且得到了循證醫學的驗證。不遠的將來,更多基於二尖瓣反流修復和置換的器械將會進入中國,讓我國二尖瓣疾病患者的病情得到顯著改善。

二尖瓣反流是一種什麼樣的疾病?危害是怎樣的?中國的患者有多少?存在哪些未被滿足的臨床治療需求?

二尖瓣反流是最常見的心臟瓣膜病。正常的二尖瓣結構由瓣環、瓣葉、腱索和乳頭肌組成。二尖瓣功能完整性要求二尖瓣瓣環大小合適,瓣葉結構完整,乳頭肌和腱索牽拉支撐體系結構和功能完整、心室形態及功能正常。這些因素任何一個異常都會導致二尖瓣反流。二尖瓣反流和左房擴大也是互為因果,進而引起包括房顫和其他相關併發症的風險。此外急性二尖瓣關閉不全時,左心房突然增加大量返流的血液,可使左心房和肺靜脈壓力急劇上升,引起急性肺水腫。

隨著中國老年化進程的加快,在中國65歲以上人口的比重從2000年的6.9%增長到了2018年的11.2%,預計到2035年將高達17.2%。彼時中國65歲以上人口將超過2.5億。根據流行病學調查我國二尖瓣反流患者發病率約為1.6%,按照13億人口計算患者人數約為1700萬。而心衰合併中重度二尖瓣反流發生率高達30%,其中重症二尖瓣反流保守治療死亡率高達57%,大多數功能性二葉瓣返流不適於外科瓣膜手術,而在需要進行外科手術的二尖瓣反流患者當中,有40%患者因為高齡、心功能差且合併多臟器功能不全而無法耐受外科手術。

二尖瓣介入器械研發,特別是二尖瓣介入置換,國外做了很多前沿探索,在產品設計方面面臨哪些挑戰?

目前臨床中針對二尖瓣反流主要以修復和置換為主。國際上在緣對緣縫合技術、瓣環成形/環縮技術、腱索置入技術、以及經導管置換技術都進行了相關的嘗試。治療策略的不同也對應著不同類型的產品,如雅培的MitraClip,愛德華科學的Pascal等屬於緣對緣縫合技術;Mitralign等屬於瓣環環縮技術;NeoChord等屬於腱索植入技術;還有就是經導管二尖瓣置換技術,市面上常見的有Tendyne,Intrepid瓣膜,國內從事經導管二尖瓣瓣膜治療的公司主要有啟明醫療、捍宇醫療、紐脈醫療、沛嘉醫療、微創醫療等等,有些公司的產品還處於比較早期階段。

對於經導管二尖瓣置換術,產品需要關注左室左房大小、瓣葉瓣環鈣化,乳頭肌腱索附著位置,後瓣及腱索結構功能,前後交界縫合位置以及瓣環周邊的毗鄰組織等結構。正是因為相對複雜的限制條件,導致臨床中尚無統一的二尖瓣置換的金標準和設計思路。在應對上述解剖限制的基礎上,還要兼顧瓣膜設計的支架花型、瓣葉附著、密封和錨定機制設計,入路和尺寸等方面的因素,給二尖瓣置換產品的設計帶來了非常大的挑戰。
您能介紹下法國HighLife公司二尖瓣瓣膜設計以及現在所處的階段?您對這款瓣膜有何初始看法?

HighLife是一款經導管二尖瓣置換人工瓣膜,根據其獨特設計可以匹配經房間隔入路途徑或者經心尖入路途徑進行置換。在瓣膜設計上具有自同軸、自我調整的特點,通過valve in ring策略進行瓣膜錨定,整個裝置看起來比較簡單,只用一個旋鈕就可以用來釋放瓣膜。不需要旋轉定位,也不需要考慮同軸性,而且該器械的自釋放環可以作為瓣膜釋放的一個著陸標記。所以我們通過X線透視和超聲心動圖可以明確瓣膜的位置。
2020年HighLife在澳大利亞、歐洲、美國相繼啟動了可行性研究。到目前為止的歐洲可行性臨床研究中,已經完成了13例中11例,據報導所有11例都處於預設的位置,並且在釋放後功能性良好,第一例患者已經有超過12個月的隨訪結果。美國的FDA初步可行性研究進展順利,部分中心已經開始患者篩選和入組。國際上相關領域的專家都在積極關注著這塊瓣膜的臨床研究進展和最新隨訪結果。
法國HighLife公司與中國的沛嘉醫療在二尖瓣置換領域的獨家技術轉讓合作對中國二尖瓣介入治療和中國患者可能意味著什麼?
HighLife產品是一個非常令人期待的產品,無論是經股靜脈入路還是經心尖入路完成二尖瓣置換都有其獨特的特點。沛嘉醫療與HighLife公司在大中華區的獨家合作,可以讓我國的二尖瓣介入技術第一時間與國際前沿接軌。同時這樣的合作也幫助國內的術者更好瞭解和掌握二尖瓣介入手術的操作技巧,對於技術的下沉和推廣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更重要的是,這樣的合作可以進一步加強國產醫療器械公司在產品研發端和臨床端的創新能力,為後面產品性能的反覆運算升級打下更加堅實的基礎。

您對國際二尖瓣介入治療領域在未來2年有何展望?

外科手術的經驗告訴我們,無論是修復技術還是置換技術在治療二尖瓣關閉不全疾病方面都是必要的。經導管二尖瓣修復和置換各有優缺點,但是究竟選擇何種策略,取決於患者個體的解剖情況,包括瓣環大小、心室大小、臨床狀態等。所以說二尖瓣的功能取決於其結構完整性,雖然不同類型的修復和置換裝置相繼推出,但是仍有其局限性。一個成熟的心臟中心一定要同時掌握二尖瓣修復和置換這兩種技術,才可能應對臨床中更加複雜的二尖瓣疾病患者。目前仍然缺乏大型的臨床研究證實多種治療策略或器械的長期安全性和有效性。但是相信隨著不同中心手術例數的積累,國產的器械反覆運算設計以及國際上多種技術各放異彩,二尖瓣介入治療領域很快會迎來一個百花齊放的時代。會有越來越多飽受二尖瓣疾病困擾的患者在技術的發展中獲益。

備註:HighLife目前在全球沒有正式商業植入,僅在歐美地區開展臨床研究。

專家簡介

四川大學華西醫院心內科

主任醫師、教授、博士、博士後、博士生導師

FCSC,FACC,FESC,中華醫學會心血管病分會常委,中國醫師協會心血管內科醫師分會常委,中華醫學會心血管病分會結構心臟病學組組長,中國醫師協會心血管內科醫師分會肺血管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中國醫療保健國際交流促進會心血管疾病預防與治療分會副主任委員,長城國際心臟病學組委員會縣域心血管醫師聯盟副理事長,四川省醫學會心血管病專委會前任及候任主任委員。PCR—CIT China Chengdu Valves會議、中國中西部心血管病會議執行主席,London Valves會議、Tokyo Valves會議聯合國際主席,ESC、PCR、TCT、CSI等會議的專家會員。

在European Heart Journal、Nature Review of Cardiology等國際頂級期刊上發表文章,現以第一作者或通訊作者發表SCI論文70餘篇,影響因數累計超過300分。獲得國家十三五、十二五、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等國家級、省部級科研專案多項。主刀完成我國西部地區第一例經導管主動脈瓣植入術(TAVR),TAVR完成例數居全國領先水準。

 

圖文信息請點擊微信公眾平台鏈接:
https://mp.weixin.qq.com/s/TRsQZ7WLh03whLcyP4qeGw